像神那样无知

想到之后再写吧……

无题

好吧这其实是很多年前的黑历史……

既然昨晚被人揭了疮疤我就顺手放上来吧…… 


“喏,你是幽灵吧?”

身穿病号服的少年靠在栏杆上轻声问。

他的身前是正被整个城市的欲望烧灼着的夜空。

背后的幽灵般的少女没有回答。

不只是表示默认,否认,还是满不在乎。

象征沉默的天使在大厦顶端久久地扇动着翅膀。

少年低首浅笑,似乎从开始就不曾期待过什么回答。

“那么死了就会和你一样吗?那么就只能和你一起一起在世间游荡了吗?”

夜风大作,抚过大厦顶端的天使羽翼,剥落了那一根羽毛。

像一个神经元贯穿了大脑。


所以,到底——


她是幽灵吗?

可是悄无声息地,楼顶的平台上,已不再伫立着,那个少年和那位少女。


格式塔

 九点五十,

我们向二教出发。


——九点五十,

我们向二教出发。


九点五十,我们

向二教出发。


“九点五十,我们向二教出发。”

南瓜灯的制作方法

“……掏空,打薄。……”


死亡,就是

阿喀琉斯追上乌龟的时刻

在那以前,我们都

足、够、纯、洁,

可以对天花板发誓——

“我一天吃三餐。”


“……用特制的勺子或日用勺子也可,

将瓜籽和瓜瓤小心掏出来。

选定您准备进行雕刻的地方,

将那块瓜皮刮薄至1英寸厚

(刮薄内瓤是为了方便雕刻,

切记:过于薄,在雕刻时,

南瓜雕刻处非常容易破裂)。……”


有一天,我们会学会

坐在餐桌前吃报纸

——像他们一样?

像那支箭,静止着

却能穿越整个世界……


“……您也可以,

简单的把整个南瓜内瓤刮出来就可以了,

完成这里,如果南瓜瓤到处都是,

就可以把南瓜拿去洗洗

(瓜子可以炒炒吃)。……”


“埃利亚的芝诺。”

拥有这个名字,

——那是因为

我们都像神那样无知。


“……...

【那个】

——献给【那个】(虽然内容跟你没什么关系),就算迟到两个半小时也还是会喜欢你的。


那台【推币机】远近闻名。

在阴湿发霉的小巷里,不良少年们从不用那种专业词汇。他们用【那个东西】这个词语来称呼它。那个词之中,既有轻蔑,又有恐惧。有时候,他们会用【那个】。所用词的字数必须被密切注意,以保证是偶数。

他们小心翼翼避开三个字的词语,谨慎地使用五个字或者七个字的词汇或词组。为此,【我去年买了个表】在这里是一句危险的禁句,有的不良少年会通过去掉第一个字来减弱这句话的危害,不过即便如此,很多时候它仍是召唤拳头和管制刀具的有效咒语。

不过似乎只说一个字是不会触犯这一规则的,因为在现代汉语辞典里,那些只有一个字的语言要...

蛾摩拉

       他找到衬衫的入口,顺从地将头颅塞进去,挥舞着双拳向里钻,直至听到缝线裂开的声音,接着挥舞着双拳从其中挣出来。完成第一道工序之后,左手执衣物于胸前,用力抖动,右手翻找衬衫前襟,找到后左手向后收回,反转方向,将衬衣靠在上身,纽扣所在一面向外,低头以咽部夹住衣物,双手解开钮扣,一颗,两颗,三颗,四颗,五颗,六颗,从上到下,右手紧抓衬衫,抬头松开衬衫,微微活动脖颈放松,同时左手翻找左袖入口,把左手伸进去,右手向后扯左袖,用力,左手五指指尖并拢减小面积,再用力,未能找到出口,右手向外拽左袖,同时拔出左手,右手执左袖平举,...

那年夏天我在操场晒太阳

很多年后,他只说出冷

是因为想得太久

检索修辞的过程太漫长

冷已经脏了——

谁让它一直在血管里?


问题只是修辞的。

他曾经这样想,腾不出手

去扭住阳光纤长的白舌——

“再给我一个优雅残忍的比喻啊!”

 
一不小心就有了冰渣  


词条“阳光”:

【shiyi】可控热核反应。

【例句】在阳光下,

人、会、燃、烧,

为了成为灰烬并感到冷。...


乌贼养殖

如果不是点着灯

夜不会这样黑

不会扭结成一团

酿着比光还亮的墨汁

隔着水面,火光

的倒影是深渊


因为视力太差

我是油漆里的失败者

只能缩成一团

将每一只乌贼

养大成夜晚


将自己打扮成冰

寻衅滋事,然后

一路逃走

一路藏匿自己的养殖场


用你们,灰色的影子

的胜利

喂大我的每一夜


只有在夜里

我才能点亮烛火

把自己捏成

泥人的肌腱和静脉


我关注的人

© 像神那样无知 | Powered by LOFTER